三分28-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三分28-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9 08:20:1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当地时间8日,博索纳罗在社交平台脸书发布视频和图文,介绍自己抗击新冠病毒的最新进展。视频中,他面带笑容并当场服下羟氯喹。博索纳罗还称,“我好多了,它(羟氯喹)在起作用。”在另一篇发帖中,博索纳罗还称,“对于那些反对羟氯喹但又别无选择的人来说,我很遗憾地告诉你们,我很好,我会活很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后,通过社交平台发声,再度声称羟氯喹具有功效,称“我很好,能活很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未参与研究的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HIV/AIDS临床医生Steven Deeks和研究负责人在内的一些人提醒,该病例成功的时间还不够长,也不够明确,不足以给他贴上治愈的标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截至2020年7月8日7时,内蒙古自治区现有境外输入确诊病例6例、疑似病例1例,均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,所有密切接触者均在指定场所进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,全程实行闭环管理,严防疫情扩散蔓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博索纳罗脸书视频截图)2020年7月7日7时至7月8日7时,内蒙古自治区报告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4例(均由首都机场国际航班分流至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圣保罗病人”或成为世界上第三例艾滋病治愈病例,对此,国际权威期刊《Science》在线刊文表示,还未被确定证实。为最终确认其治愈恢复,还必须进行大量的检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截至2020年7月7日24时,内蒙古自治区报告无症状感染者0例。当地时间7月7日,在第23届国际艾滋病大会上,巴西圣保罗联邦大学的临床研究人员Ricardo Diaz公布,他的研究团队进行了一项抗逆转录病毒(ARV)药物和烟酰胺(维生素B3)联合治疗试验,其中,一位被称为“圣保罗病人”的36岁巴西艾滋病患者在接受治疗后,体内HIV病毒被清除,已66周未复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icardo Diaz也表示,不确定病人是否被治愈,因为能够引发抗体的产生和其他免疫反应的HIV蛋白非常少。但他指出,自从该患者停止治疗以来,团队还没有对该男子的淋巴结或肠道进行病毒取样。其他有可能治愈艾滋病毒的病例也受到了媒体的高度关注,但却只能看到病毒在长时间的消失后再次出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博索纳罗脸书视频截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此之前,全球已知的艾滋病治愈患者只有两名。第一例为被称为“柏林病人”的蒂莫西·雷·布朗,第二例为2020年3月10日,刊登于《柳叶刀》研究的一名被称为“伦敦病人”的男子。相同的是,他们都接受了用于癌症治疗手段中的骨髓移植。但是,骨髓移植是一种昂贵而复杂的干预手段,可能会产生严重的副作用,这使得它对目前3800万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来说是一种不太实际的治疗方法。